所在位置: 首页 > 三秦大地 > 西岳新闻 > 正文

林则徐与蒲城的不解情缘——记者探访蒲城县林则徐纪念馆


发表时间:2020/08/11 09:47:43    信息来源 :    访问次数:

纪念馆内部建筑掠影。图片正中间门上所悬挂的“肄经阁”匾额为林则徐亲笔题写。

林则徐(左)与王鼎共同商讨黄河工事的铜像。

根据美国国家博物馆珍藏的林则徐油画像临摹而来的珍贵资料,全国只有6份。武丹翻拍

蒲城县林则徐纪念馆掠影。

一提起林则徐,人们就能一下子想起那个站在虎门的海边、威风凛凛的“禁烟英雄”。在人们的印象中,林则徐的政绩与光彩好像被“锁定”在了那个特定的历史时期和特定的地点。其实,当我们拂去历史的尘埃,查阅有关林则徐的资料遗存时,会惊讶地发现:林则徐一生竟历官14省,其中在陕西就曾“主政”三巡,先后任陕西按察使兼代理布政使、陕甘总督、陕西巡抚。

尽管林则徐3次来陕为官,但在陕没有留下一处长期住所。不过,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前不久,在渭南市蒲城县的一条小巷子里,记者竟发现了一座历经百年岁月洗礼的林则徐寓所——蒲城县林则徐纪念馆。

大名鼎鼎的林则徐为何会“委身”蒲城?他和蒲城有着怎样的联系?

今年恰逢鸦片战争爆发180周年及林则徐逝世170周年。7月28日,记者怀着无比崇敬和激动的心情来到蒲城县林则徐纪念馆,漫步在青砖墁地的古朴院落,去探寻林则徐和蒲城的不解情缘,还原一位立体、多维的民族英雄形象。

林则徐与恩师王鼎

说起林则徐的故事,必须从虎门销烟讲起。

时间回到清朝晚期。由于鸦片的大量输入,清朝在短短20年内外流白银超1亿两,国际贸易从出超转入超,清政府一度面临经济危机。1838年12月,朝廷委任林则徐为钦差大臣,前往广州查禁鸦片。

有着先前在江苏、湖广禁烟的成功经验,林则徐立下誓言:“若鸦片一日不绝,本大臣一日不回,誓与此事相始终,断无中止之理。”果然,3个多月时间,他先后开展了禁烟、缴烟运动,共收缴鸦片2万余箱,共计237万余斤。1839年6月3日起,在虎门镇镇口村的海滩上,林则徐坚守23天,开展了轰轰烈烈的虎门销烟,将留样之外的所有鸦片全部销毁,维护了中华民族的尊严和利益,成为被载入史册的“民族英雄”。

英雄虽已逝,千古留芳名。7月28日,当记者在蒲城再次听到这位“民族英雄”的事迹时,内心依然充满了崇敬之情。

“对了,蒲城为什么会设有林则徐纪念馆?难道虎门销烟还和蒲城有啥关系?……”正参观着,记者内心突然涌出一阵莫名的激动,一连串的问题脱口而出。

“你还真说对了!”蒲城县林则徐纪念馆讲解员李永红说。她带着记者走进第一展室,指着墙上的一幅画像说:“这位是出生于我们蒲城的爱国名相王鼎,他官至东阁大学士,是林则徐考入翰林院时所拜的老师。他们同朝为官31年,王鼎多次向朝廷举荐林则徐的贤能,林则徐赴广州禁烟也是他极力推荐的结果。”

众所周知,虎门销烟之后英国发动了第一次鸦片战争,腐败无能的清政府战败。为推卸责任,道光皇帝听信小人谗言,林则徐被强加上“祸国”的罪名,革职后被充军伊犁。

为给林则徐争取一个“戴罪立功”的机会,王鼎不顾个人安危,奏请道光皇帝让林则徐和他一起治理黄河,道光皇帝默许了。但当大坝合龙时,林则徐还是等来了“着仍往伊犁”的圣旨。当晚,林则徐赶往西安安顿家人,王鼎日夜兼程回京面圣。见道光皇帝始终无动于衷,王鼎自缢于圆明园邸所,以死谏君,直到生命最后时刻怀里还揣着“林不可弃”的折子。

李永红说,王鼎“尸谏”13天以后,林则徐才得知王鼎自缢的消息,却只能忍痛前往伊犁。直至1846年林则徐被重新起用为陕甘总督时,才得以来到蒲城祭拜恩师王鼎,并为其守心丧3个多月。

因王鼎家中只剩女眷,当时林则徐一直住在王鼎的族弟王益谦家中。就这样,蒲城留下了林则徐的足迹。

两代人守护林公遗迹

王益谦故居,也称林则徐寓所,位于蒲城县城杈把巷。王鼎故居在相邻的达仁巷。被这里的古建筑所吸引,高起胜的童年几乎都“泡”在这两条巷子。他说,似乎有一段命中注定的缘分,始终牵引着他守护在这里。后来他在晚年时,成了林则徐寓所的主人。

“老人们说这里住过一个光头、低个子、脸圆乎乎的林大人。”今年81岁高龄的高起胜回忆,直到1950年他们全家迁往西安,他都不知道“林大人到底是谁”。

1962年,西安美术学院毕业的高起胜被分配回蒲城县文化馆工作。报到当天,他放下行李走到了杈把巷,这才真正“认识”了这位林大人。得知林则徐与蒲城的故事,他更加心潮澎湃。

近40年里,借着在文化馆工作的便利,高起胜一直在关注、研究着这里发生的故事。但眼看着文物一件件被毁坏、遗失,文化馆又不得干涉,高起胜的心在滴血。“文革”期间,他建议王氏后代将林则徐亲笔题写的匾额送到县文化馆保管,没想到,县文化馆竟真的收到了4块匾。高起胜暗生欢喜,第一次萌发了抢救林则徐寓所文物的想法。

2002年,已经退休的高起胜正在装修影楼,他的一个学生匆匆赶来报信:“不好了,有人想买寓所,拆了盖楼,主人答应了……”听到这儿,高起胜赶忙撂下手里的活,向杈把巷奔去。得知还未交易,他立刻联系长子高小明,让高小明把准备结婚的9万元“贡献”出来,买下这座老房子。

“我老了,一个人完成不了抢救事业,用钱把儿子拴到这儿,这寓所的保护、维修和管理就有盼头了。”高起胜打着“如意算盘”,却不承想寓所的产权早已一分为多。

“继续买!”父子俩咬着牙掏出了所有积蓄,才拿到了杈把巷6号的地契。因年久失修,房顶有五六个斗大的窟窿,院子也被租户改建得乱七八糟,门窗上那些可拆卸的装饰几乎全部遗失,故居满目疮痍。

修复的重担落到了儿子高小明肩上。于是,高小明将4家影楼和父亲画作销售的所有收入,全部用于寓所的修补、重建、恢复等工作,历时15年才恢复了四进式庭院和飞檐斗拱,以及各类木雕、花板、窗棂的原貌。

“以影楼养馆、以作画养馆,那段时间我们全家省吃俭用,10元以上的衬衫、25元以上的鞋我爸都没买过。”高小明粗略估算,仅修复重建就花费200余万元。

有苦更有甜。2002年左右,林氏嫡亲后裔林岷女士听说高氏父子自费修建林则徐纪念馆后,特意从北京赶到蒲城看望高氏父子。后来为表感谢,她还送来一幅从美国国家博物馆临摹的虎门销烟时期林则徐油画像。而这幅油画像全国仅存6幅。此前,林则徐纪念馆已有4幅林则徐亲笔题写的匾额真品、4幅复制品、300余件文物。

如今高起胜专心研究林则徐、王鼎的故事和经历,并为他们画作,以自己的方式表达敬意。儿子高小明继任第二任馆长,儿媳李永红放弃摄影师工作当起讲解员。几年前,高小明夫妇喜得小儿子,他们给小儿子取名“则林”,守护林公遗迹增添了第三代继承人。

虎门销烟之外的林则徐

2007年11月22日,恰逢林则徐逝世157周年,蒲城县林则徐纪念馆正式开馆。陈忠实等名家为其剪彩,500多名游客参观,百年老宅迎来新的高光时刻。

高起胜没有参加剪彩活动,没有上台讲话,而是蹲在墙角哭得像个孩子。“事成了!我做对了!”7月29日,再次回忆起那天的场景,老人哽咽着说不出话来。

据统计,开馆以来,蒲城县林则徐纪念馆已累计接待游客100多万人次,办展100余场次,为广大游客呈现出了一个多元多趣的虎门销烟之外的林公。

林则徐一生为官40年,历官14省,两任钦差大臣,先后担任过盐运使、布政使、巡抚、总督等要职,“然所至之处,无不勤于政务、兴利除弊”,且经常“昧爽视事,夜过半方息”。他还改革科举、整顿吏治、理漕赈灾、发展农业、兴修水利等,治绩无一不卓越。

一生一尘不染,他如同清澈泉水,是中国历史上杰出的廉吏代表。

林则徐一生谨记父亲告诫“不妄与一事,不妄取一钱”。每到地方做官,他马上贴出《关防告示》向百姓郑重宣布:“随事亲裁,无一端之假手,奉公廉己,恒五夜以扪心。”出任湖北布政使途中,他向沿途各地官员发出传牌,明确规定:“所雇佣船只,按照当地价格付给,不许沿途支付水脚,亦无须添蒿帮纤,伙食一切,亦自己买全,沿途不要送酒食等物。”

他一生好书法、好作诗,也是中国历史上数得上的爱国主义文学家。

林则徐“无日不亲笔墨”,在蒲城3个多月,留下了大量的墨迹和文物,仅为王益谦故居就书写了8块匾额,其书法端庄秀丽、沉稳大气。挂在庭院里的“味兰书屋”“槐荫山房”“寿萱堂”“肄经阁”4幅匾额至今保存完好。他少年巧对佳话“海到无边天作岸,山登绝顶我为峰”展现了豪壮胸怀;被贬新疆,在西安与家人告别时,他作诗直抒胸臆“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” 。

与此同时,林则徐还传承着林氏好家风,无论做官到了哪里,在他的房间里都挂着父亲亲笔题写的对联“粗茶淡饭好些茶,这个福老夫享了;齐家治国平天下,此等事儿曹任之”,教化子女要读书明理,谨记父辈创业之艰辛,不忘“读书治世”之初心,洁身自好。中国近代史上,林氏后裔中涌现出一批政治家、军事家、民族英雄等。

今年7月1日,渭南启动“一轴四点”廉政文化工程,作为渭南廉政文化工程现场教学点之一,蒲城县林则徐纪念馆重新布展,用600余幅图片、300多件文物、数十幅珍贵的墨宝真迹,全方位展示了林公一生的政德、文采及家风等。

在蒲城县林则徐纪念馆,细细观瞻林公的一生伟绩,人们似乎来到了他抗击列强、维护民族尊严的东莞虎门,来到了他日兴夜寐、抢修水利工程的黄河岸边,来到了他怀抱热忱、不遗余力建设的西北边疆……

怀念英雄,追忆历史,人们可以告慰林公的是:如今的中国不再贫弱和落后,如今的中华民族正在走向伟大复兴!(陕西日报记者 武丹文/图)

联系我们 网站声明 隐私安全

潼关县纪委  陕ICP备12011710号

地址:潼关县中心街中共潼关县纪委       邮编:714399